长风辞

您安
这里沈未歌/程晏
是个破码字的
很低产 也在努力修炼文字功底 写东西是有灵感的时候写 强迫写出来的东西觉得不够完美
沉稳 低调 谦逊将是我一直努力去做到和追寻的目标
感谢每一个赏识我的人
2018 一同进步

起标废(无标题) 杨家枪x无剑

这里未歌,最近沉迷杨家枪,贼喜欢这种胸怀天下(bushi)的铁血男儿x. 
灵感来源于中秋节_(´_`」 ∠)_  若有雷同纯属巧合
轻微ooc(梗玩不腻系列hhhh) 
时间轴大概是杨家枪跟随杨再兴征战沙场,后传入他的后代杨铁心手中,此中未能参与襄阳之战,最终离开战场的设定。 因为杨家枪给我的感觉一直有种厚重的历史感,所以加入了历史背景。 第一次发文,小学生文笔,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指教_(•̀ω•́ 」∠)_ 下面正文



南宋咸淳三年
蒙将阿术进攻襄阳,中经宋吕文焕反包围战,张贵张顺援襄之战,龙尾洲之战和樊城之战,终因孤城无援,咸淳九年,吕文焕力竭降元,历时近6年,南宋襄阳失陷。
今距襄阳之战已有数年,杨家枪自南宋年间跟随杨再兴征战沙场,随后转入后代杨铁心手中,至此,终年不见战场。

农历九月十五

你们一行人去到了襄阳城,准备在此稍作整顿,养精蓄锐,方可赶路。
今日恰逢农历九月十五,正是桂花飘香,静坐赏月之时,你们便进了一家酒楼,叫小厮上了满桌子的好酒好菜,一来是为了应中秋佳节的气氛,二来也是对大家劳累数日的犒赏。
“金铃儿金玲儿!你快尝尝这叫花鸡,肯定没我做的好吃!偏偏这家酒楼的招牌菜就是这叫花鸡,我看我上山随便捉只野鸡烤烤也比他这做得好(◔◡◔)”绿竹得意地甩甩头,忙搂住身旁的金铃儿,急着让他试试。

“我……我尝就是,别……搂着我……,还有……”金铃索脸涨得通红,微微埋下头,似乎是想掩盖他面颊的两抹桃红。“不准叫我金铃儿……”他的声音更低了,引得毒龙在旁边嗤嗤地笑,“大家都是难兄难弟了,叫一叫也无妨罢?大家伙儿说是不是?”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毒龙你也别拿金铃他打趣了,吃菜吃菜,今晚咱们哥几个痛痛快快地喝!”屠龙赶紧出来打圆场,拿起酒坛子给大家分酌,一桌人其乐融融,你眉梢也不禁攀上几丝雀跃:剑冢一战,大家都已疲惫不堪,你虽不及他们辛苦,却也是筋疲力尽,今日能得此闲暇,也算万分幸运,只是不知以后的日子,像今日这般还能有几回……

一桌子人把酒言欢,你不胜酒力,好说歹说才脱身。
思索片刻,你决定去酒楼外看看今夜是否有月,不料正逢在廊中的杨家枪,他负手而立,似在想着什么,定定地望着圆月出神。
“杨兄,”他蓦地一个回头,见是你,眼中闪过一丝诧异。“无剑……你怎么来了,不和他们吃酒?”他好像有些手足无措。“这句话该我问你吧,杨兄怎么不进里屋和大家聊聊?半天也没看见你人影。”你佯嗔,心下却生起些许担忧。
“我……对不住。”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拽拽衣角,接着又望向泛着淡金色的月。
“哪有那么多对不住,你又没做错事儿。说起来,这花好配月圆,美酒配良人的,倒是你,一个人在这,有心事?”你背靠竹栏,看着杨家枪。他的脸上有浅浅的刀疤,看样子是很久之前留的伤,月光衬映着他的脸,这下倒不像白日那样刚强硬朗,反而平添了几许柔和。

“或许就是杨兄这样习武之人,心里也总有几分柔情罢……”你有些出神,可身旁之人却一声不吭。

他鼻尖微微喷薄出的气息,似是在叹息。

杨家枪的两指在他手掌生的老茧上轻轻摩挲,低下头,开口道:“无剑,你可知我毕生所求……”他这话却又像是在对自己说。“我这辈子苦练枪法,为的就是驰骋疆场,保卫我南宋大好江山!在沙场上抗敌的热血,和战友们共同征战的快意,即便是战死沙场,也无怨无悔!可如今,我早已随着这南宋的破碎,被历史埋没,曾经的辉煌又有谁能知晓!!!”他的双手重重捶在竹栏上,眼中尽是愤恨与失落。

 “我晓得,和大家共抗魍魉、守卫五剑之境何尝不是厮守疆场,可那终究不是我的追求……中秋月圆之时,本是举国上下团圆之日,又怎料会是这般凄凉……”他望向这偌大的襄阳城,眼眸里是说不清的愁楚。

你幡然醒悟,杨兄这一生心怀家国情仇,生而愿为国家昌盛效力,死亦愿守国之尊严。他爱的是这天下,爱的是沙场。他的心中也有骄傲,想要被人看到他的威武,他的勇猛,他不愿就此埋名青史,一生碌碌无为。

南宋已亡,他的心也随着亡国而去。

“杨兄,故国已去,感伤也是无用之举。”你望着他,想要帮他。

“我知道,我也明白,你这辈子的希冀就是浴血沙场,奋勇杀敌,只是老天无眼,没能让你如愿以偿。可是,”你拉住杨家枪的手臂,“南宋已亡,但你仍在,难道你就这样感伤一辈子吗?你甘心吗?”

他似乎仍是不愿听你劝阻。

“你难道就这样颓废下去?当人家提到杨家枪,都是唾弃都是谩骂,都说他是个窝囊废,又或许,别人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!你真的愿意这样下去吗!!?”

“我不愿!可我能怎么办……”他的双手死死握成拳,眉头紧蹙。

“杨兄,你手中的枪既然可以保国抗敌,那么也能守护你所爱的人。朋友、伙伴、兄弟姐妹,你还有我们啊!就像这一路走来,你为我们击退魍魉、铲平危险,这难道不是你的追求吗?这何尝不是一种责任?”

他顿了顿,看了看里屋,又转过头看向满脸严肃的你,眼前一亮。

“守护我所爱的人…….你说得对!若是再这样下去,我才会被世人耻笑吧!南宋倒了,我无以效力,可我还有我要守护的人。这把枪,定要永世熠熠闪光,为我心之所爱,屹立不倒!”他宽厚的大掌突然落到我的肩上,唇角漾开一抹笑,“无剑,多谢!”

“谢什么谢,都是朋友,应该的应该的。”你痞痞地一笑,回给杨家枪一个落肩拍。听到朋友这词,他却突然愣了愣。

“杨兄,咱们去下边儿集市瞧瞧月饼儿吧!一会给大家捎点,屠龙那几个肯定喝得大醉,吃点月饼也醒醒酒!”你拉着杨家枪,小跑下酒楼。他被你突如其来的动作惊了一下,却也依你拉着他。

“婆婆,这月饼好吃吗?什么味儿的?”你在小摊前拿起一块月饼,细细端详。“哎呀姑娘,什么味儿都有,而且呀这是咱家自己做的月饼,您大可放心嘞,保准您满意!”老婆婆笑着,忙递上几瓣给你尝尝。“嗯!真甜!婆婆,您帮我多拿几个,多拿几种口味儿,一会要是不够我还来您这儿买!”你笑嘻嘻地跟婆婆说着,她也连连点头,“好好,我这就给您选!”

片刻,婆婆递过来包好的月饼,你身旁的杨家枪拿出钱袋,一并付了。“哟小伙子,长得可真俊呐!这是你媳妇儿吧?你看你媳妇儿多伶俐,你呀要好好待她~”老婆婆笑呵呵的,语气里像是还有三分羡慕似的。“老人家我们——”他两颊渗出红晕,颇为好看。“哎呀走啦走啦,我都没脸红你脸红个什么劲儿,老婆婆打趣儿闹着玩呢!”你走在前头大声唤着。

他忙不迭跟上,没走几步,却突然停了下来。

“无剑,”他在你身后叫着你的名字。

“怎么了?”你转过身,心下有种莫名的难按。

“你方才说,花好配月圆,美酒配良人……”他飘忽不定的目光移到你手中的月饼上,耳根子微微泛红。

“是啊,可有不妥?这十五的月亮嘛加上这飘香的桂花,难道算不得绝配?要是心爱或者所想之人在身边,再配上一坛美酒,岂不更美?”你以为他的问题就此了结,正欲转身,却感觉右手传来一阵温热。

他牢牢握住你的手掌,字字有力:“我这一介习武莽夫,原以为这辈子心中只有疆场,可却未曾料到,我早已深陷儿女情长。我杨家枪不会什么舞文弄墨,也不懂怎么抓住女孩的心思,”他挠挠头,有些不好意思。“但今后你所走的路,便是我枪之所向。

无剑……你,就是我的良人。”

你被这突如其来的举措弄得有些慌张,你也从未料到这心中日日夜夜念想的一幕会出现在你的眼前。

你有些好笑,笑他怎么这般直接,却又毫不避讳地迎上他的目光。

“你也是我的良人。”

花好配月圆,美酒配良人,说的就是这个理儿吧。



评论(3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