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风辞

您安
这里沈未歌/程晏
是个破码字的
很低产 也在努力修炼文字功底 写东西是有灵感的时候写 强迫写出来的东西觉得不够完美
沉稳 低调 谦逊将是我一直努力去做到和追寻的目标
感谢每一个赏识我的人
2018 一同进步

初雪印记【许墨x你】

*灵感源于前几天许墨的那条朋友圈。
*轻微ooc,幼儿园文笔。私心女主名称“阿苏”,若有不适请见谅。
*剧情肝到第七章,有些地方要是写得不够周全的,性格摸得不太透的地方,再次说声抱歉。

[一]
“叩叩——”
骨骼分明的手轻敲木门,内里却无人应答。
“也不在吗?”我心下嘀咕。
从包里掏出手机的动作顿了顿,抱着试试的心态小心旋开门把手——

幸好,门没锁。

“许——”正想叫出口的名字却被眼前的人截在半空。

许墨弓着背伏在案上,右手枕在腮下,左手还握着实验报告的一角。双眸下生出淡淡青影,看样子是累了好几天没能合眼。
他修长的眉此时微蹙,不经意拧出眉心一个浅浅的“川字”,薄唇轻抿,估摸着还在想什么难题。

我轻手轻脚地移到他的桌前,将手中提的保温桶放在桌角,以免一会许墨醒来不小心把它打翻。

虽然没能亲自把熬的汤送到许墨手上,但老实说,许墨休息的样子,真的是太少见了。他平时不是待在实验室就是半夜出门观察“人类”,

哦当然,还有和我在一起的时候。

我托着腮盯着眼前的许墨,他额前的碎发有些凌乱地压在右手上,细密的睫毛伴随着均匀的呼吸声微微颤动,摆脱眼镜束缚的鼻梁显得更加高挺…

真是…
帅得犯规。

他似乎察觉到我的鼻息,左手无意识地松开报告,抚上双颊。
我赶紧捂住口鼻转过身去,祈求他没有被自己吵醒。

好在他不过只是偏了偏头。

[二]

今年的雪格外地大,实验室的窗上也早已结满霜华。
手指忍不住在窗上细细描摹着属于他的剪影。
偶尔转向身后瞧瞧他,胡乱抹去凌乱的线条,向着玻璃窗呵上几口气,又重新勾描他的轮廓。
我的唇角不自觉地上挑,末了轻轻地划下“许墨”二字。

我暗暗夸了一把自己,真棒。

但现实给我当头一棒,比如现在。

“在做什么?”低沉而温和的男声从耳畔传来。

我唇角的弧度突然凝固在半空。

我急忙转过身试图掩盖自己的灵魂之笔,脸上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标准微笑:“没…没什么,看看雪看看雪。”
许墨的眉尾轻挑,大概是看破了我拙劣的演技。不过好在他好像并没有心戳破这个谎言,反而指了指桌上的保温桶。
“给我的吗?”

“对对对,”
谢天谢地,我心里给那罐鸡汤拜了两拜。

“特地给你熬的鸡汤,看你好几天没回家了。原本想着就当面拿给你,但看见你在休息没忍心打扰你。”

“谢谢,抱歉让你担心了。”“没事没事,你快趁热喝,我再看看雪…”原本想着借机抹掉窗上的妖魔鬼怪,毕竟我的抽象派还是非常人能够理解。
但待我转过身后,室内安静得甚至连保温桶打开的声音都没有。

心虚晃神之时,他却从身后轻轻搂住我的腰间,下颚抵在我的发顶,他温热的气息落在我的脸上,有些发痒。属于他身上淡淡的泠香使我突然反应过来,赶紧去擦拭窗面,他却一下握住我的手腕。“是我吗?”他眉梢染上几分雀跃,“我很喜欢。”

握住我手腕的大手继而覆上我的手掌,“可以借用一下你的食指吗?”他嘴角透着笑意,我点点头。

他带动我的指尖在“小小墨”的旁边描着我的轮廓,我忍不住抬头瞥一眼,他神情专注,此时严肃的表情虽没了平时温和笑容的修饰,但却更让人觉得,他是真实的。

况且,认真的男人最帅,我是觉得这句话一点毛病都没有的。

“叫什么好呢?”他话里带着几分询问,但听起来又不像在寻求答案。
“啊?”我显然被整得有些懵。
他有些好笑地揉了揉我的发顶,在窗上轻轻划下“阿苏”两个字,细细端详了会,却又抹了去,取而代之的,是“许夫人”。

该死。

我的心像小鹿一般乱撞,埋进围巾的两颊透着薄红。

“阿苏,”

“嗯?”

“阿苏。”

“怎么了?”我偏头看向他。

“我的许夫人。”他狭长的双眸此时弯弯的,浅褐色的眼瞳里点缀着光彩。

我常说,他的眼里有着星辰大海,包容无数岛屿。

而此时的他,眸子里只跃动着我的身影。

玻璃窗上的两个小人儿紧紧靠在一起,印在那一方素白初雪,也烙在我的心间。

评论(1)

热度(14)